扫一扫下载兴发娱乐APP

Uber病了

网约车的“故事”不吃香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懂懂笔记

带着资本的意志,新兴行业的期许,全球“最有价值”的创业兴发娱乐公司Uber,在上周五进行了公开募股。在以每股42美元(低于每股45美元的首次发行价格)开盘后,噩梦也随之而来。

截至上周五收盘,Uber股价跌至41.57美元,然而这一轮下跌远没有结束。

兴于资本助力,跌于盈利无期

当地时间周二,Uber股价收于39.96美元,此前的交易价格曾跌至最低36.85美元。作为无数资本推动树立的行业标杆,此前Uber一直被视为超级“独角兽”。这一称谓被用来代指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而Uber在IPO之前的一系列变化却让外界有些诧异。这家企业一度被投行给予了1200亿美元的超高估值,即便在IPO前夕,估值900亿到1000亿美元声音也不绝于耳。

最终,Uber的市值约为670亿美元,以42美元的价格拉开交易序幕。对于一家从未盈利的创业公司来说,这听起来很不错,但是事实上,在其上一个报告季度,也就是2018年Q4,Uber的亏损已经超过8亿美元。

该公司的投资人或者支持者乐于谈论其估值曾高达1200亿美元,然而这仅仅是Uber发展的一个辉煌踪影。Uber以每股44美元或更高的价格向私人投资者出售了大量股票,目前它的交易价格跌到了38美元。谁成了接盘侠?

从2015年5月起,Uber就在私募市场以40美元或更高的价格向风险投资者出售可转换优先股,如今所有Uber的投资者都在赌他们的股票未来是否可以盈利。可能唯一的例外是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它在2018年1月的一项交易中收购了Uber共计92.5亿美元的股份,并且表示会作为长期战略投资。

作为Uber的最大股东,软银集团对这个网约车服务巨头的上市原本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在Uber令人失望的IPO揭幕之后,软银的股价也一直随着Uber的下滑而不断下滑。自上个网星期五上午Uber开始交易后,软银集团的股价目前已经下跌了14.4%,从11700日元(约合106.69美元)跌至10020日元(约合91.37美元)。在2018年初,软银集团成为Uber的投资者之后,曾预计会从后者IPO后获利30亿美元。

在IPO两天后股价继续下跌时,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 科斯洛夫沙希(Dara Khosrowshahi)也出面对员工进行安抚,“就像所有的过渡时期一样,企业有发展顶峰同时也会有低谷时期。”他还表示,希望员工们能关注长期发展,同时指出脑阔Facebook和亚马逊在IPO后都曾有暴跌和反弹的情况出现。

从舆论的角度来看,Uber在IPO之后的暴跌与竞争对手有着类似的原因。自3月份IPO以来,Lyft在资本市场上也遭受了类似的跌跌不休。无论如何,Uber的股价显然没有达到IPO前各方的预期,这对Uber来说将是一个艰难的时刻。

最关键的是,网约车行业的“故事”已经不再吸引人,而遥遥无期的亏损状态却是不争的事实。

发展隐患众多,亏损令人不安

Uber的持续亏损令外界感到不安。

去年全美约83%的公司在IPO时都没有盈利。几年前,那些刚刚起步的创业企业已经转变了一种风气,就是允许创始人从自己被吹捧的初创公司中提前获利。而这些初创公司实际上缺乏持续发展的能力,Uber应该也不例外。

随着Lyft和Uber的先后上市,一个明显的问题已经暴露出,那就是司机对他们的工资不满意,而这些网约车企业的生存离不开司机。

司机们应该是作为承包商存在的,他们的小时工资也基本上处在全美最低的水平,而且他们的兴发娱乐城磨损只会增加社会和经济的负担。前不久,一些司机已经通过一个短时间的“Uber IPO日”罢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希望通过此举获得更高的薪酬。

根据路透社5月14日的最新消息,美国劳工局(U.S.Labor Agency)法律总顾问发表了一个结论,Uber的司机是独立承包商而非雇员。这个结果似乎是Uber的一次小小胜利,即便如此,司机们的抗议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包括Lyft。

当然,如果自动驾驶兴发娱乐城的转变未来能够完成,这一隐患也将不复存在。但是对于Uber来说,在自动驾驶兴发娱乐城技术未能完善之前,这样密集的成本压力只会使他们的经营更艰难。Maniv Mobility创始人迈克尔(Michael Granoff)表示:“全球兴发娱乐城制造商和技术新贵之间正在就谁能提前部署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为消费者提供服务,而展开激烈的竞争。”“但他们中间没有人能够解决与这种规模化市场重塑有关的众多挑战。”

不仅如此,Uber商业模式还将给自身带来更严峻的考验。

由于形式压力,Uber的服务正在面临必要的价格上涨。而更高的市场服务价格将使得更多、更小的竞争对手重新进入市场,并让现有的竞争态势重新喧闹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规模较小的网约车平台由于办公费用更少将会占据较大的优势。正如华盛顿的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拉里 米舍尔(Larry Mishel)所说:“他们(Uber)商业模式的核心存在着巨大的矛盾。”

Uber首次公开募股的表现很可能对其他将要上市的兴发娱乐公司产生巨大影响。伦敦商业企业家管理实践副教授John Mullins博士表示,“Uber的糟糕表现应该会造成其他独角兽的停滞。”

投资人和技术专家花了五年时间,使人们相信Uber即将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企业,而且其股票也被视作一部分人通往巨大财富的阶梯。在此期间,市场上曾经出现过相反(质疑)的声音,这些异见者都渐渐被淹没了。但是随着Uber在IPO之后的表现,这家被神化的企业的价值再次被舆论所关注,公众不得不重新审视Uber的发展前景。

“你是想继续买糖水还是改变时间?”这句话曾经一度鼓舞着无数创业者去编织自己改变世界的梦想。有一点可以确定,很多被资本意志推动起来的“故事”改变不了世界,很多号称改变世界的梦想,其实也只是资本大潮中的浪花而已。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