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兴发娱乐APP

俄智库:俄罗斯西方关系恶化要怪北约东扩,俄现有军力可保15年和平

“战略稳定的几率比较低,但是战争的可能性也比较低。”

6月28日,普京和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双边会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从2008年的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战争开始,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便趋向恶化。2014年的克里米亚问题和2015年俄罗斯介入叙利亚问题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再一次跌入谷底。

在7月9日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的一场讨论上,针对上述关系恶化的趋势,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卡拉加诺夫(Sergei A. Karaganov)断言:“大家可以看到北约东扩对俄罗斯形成了一定的威胁,这对俄罗斯来说就意味着一种挑衅。”

北约东扩威胁?

卡拉加诺夫认为,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在1990-1995年时就开始恶化。当时俄罗斯希望能加入到西方阵营当中,但在那时西方却开始了持续的扩张。而俄罗斯的邻国也意识到他们有可能成为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牺牲品,所以出现了新的对抗。

对于这种说法,参与讨论的西班牙驻华大使马萨雷多(Rafael Dezcallar de Mazarredo)回应称,这里面可能有一些误解,尤其是1990年代的误解其实本可避免,却没有避免:

为什么东欧国家愿意加入北约,因为他们需要安全……这也是来自于传统以及历史文化的原因,尤其是它们在欧盟和苏联之间,他们需要寻求这样一种安全。在二战之后,这些东欧国家的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和威胁。

马萨雷多进一步解释说,俄罗斯想要恢复大国地位,加强政治和军事能力,能够在其他国家展开他们的军事行动。这种重新获得大国地位的努力在西方看来,会被认为俄罗斯没有按照现在的游戏规则来做事情。

“对于欧盟来说,我们需要的也是安全和可预测性。俄罗斯在我们周边的地区有军事行动,这对我们来说也会视做安全上的威胁,所以我们也要保证安全,”马萨雷多说。

针对当前俄罗斯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局势,卡拉加诺夫的判断是:“我们已经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就是战略稳定的几率比较低,但是战争的可能性也比较低。”

俄美互不需要?

至于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董事长Clifford Kupchan在讨论中指出,美国和俄罗斯重要的外交交往几乎都已经停止,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迹象。“似乎俄罗斯和美国互相都不需要一样。”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永全从观察者角度指出,俄美关系主要是一种军事政治关系。因为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经济合作规模很小,兴发娱乐合作除了航天领域以外也有限。并且俄美关系从来不是双边关系,而是多边关系,因为涉及到全球的问题,这也导致俄美关系的改善非常难。

Kupchan则指出,美国首先关注的是2016年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干预,例如俄罗斯黑客入侵,还有各种不实的信息,都在“穆勒报告”中有所记录。另一关注点是俄罗斯的网络攻击,一些美国文件记录了俄罗斯进攻美国核电站电网还有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的行为。

Kupchan说,美国现在认为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修正主义国家”,一直希望领导世界进一步减少对于美元的依赖,从整体情况来说,美国对俄罗斯有一种惧怕。

“美国的精英对俄罗斯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而且这种僵局还在持续,”Kupchan认为,只要在普京总统任期内,就一定还会是这种状况。

李永全表示,最能说明俄美关系的一句话是“双方都失望”。他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卸任前已对普京彻底失望,而俄罗斯精英对美国也失望,包括普京可能会想:“我这么让步,我的国家都崛起了,你还不接纳我。”

而在Kupchan看来,当前俄美关系最重要的影响就是减少了国际体系的韧性。美俄曾经有过合作,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但现在这种情况不会再出现。

建立共同利益?

面向未来,马萨雷多说:“我们(欧洲)都希望能够建立起来一个网络,使得我们和俄罗斯在政治、经济、战略层面都能够有共同的利益。我们也不希望有任何的行为会威胁这样一个共同利益的网络。”

卡拉加诺夫指出,俄罗斯必须要快速发展,而且要在军事上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扭转:

我们现在很多技术都已经被美国赶超,在这方面似乎也没有新的规矩可循……我们希望能够找到更加系统的方法,对目前的情况进行进一步的管控,比如说在网络管理方面,以及太空方面的竞争。

现在我们在军事上的花费也在不断减少,我们也很愿意这么做。我可以跟大家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部署的一些武器可以确保我们接下来15年的和平……所以如果美国想建反导系统的话,我们不会学着他们的样子去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