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兴发娱乐APP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产量减半,国际油价可能飙升逾10%

“这对沙特来说是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从没真正担心过他们的石油设施会遭到空中打击。“

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拉伯布盖格,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两处主要设施因受到无人机袭击而发生火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当地时间9月14日,全球最大石油企业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两处重要石油设施受到无人机攻击,造成沙特石油生产能力暂时被削减一半。CNBC援引多名业内分析人士预测表示,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每桶或将暴涨5-10美元。

沙特石油设施遭无人机袭击,或将引发全球能源市场震荡

周六,胡塞武装宣称“10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阿美位于布盖格(Abqaiq)以及胡赖斯(Khurais)油田的石油加工设施。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表示,袭击事件导致两处石油设施生产中断,初步预估受影响的石油供应达到每日570万桶,约占沙特石油日产量的50%,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5%。

他还表示,袭击事件导致沙特的乙烷和液化天然气日产量暂时减少了50%。沙特阿美公司正在全力恢复生产,在事发48小时内还将公布新进展。

2019年9月9日,阿联酋阿布扎比,沙特新任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出席第24届世界能源大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国际市场角度来说,现在判断沙特阿美损失的具体程度和设施何时恢复还为时尚早,但石油分析师和交易员告诉CNBC,这次袭击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可能会达到两位数。

Lipow Oil Associates总裁安德鲁·利波(Andrew Lipow)表示:“这是一件大事。按照最坏情况预估,石油价格将在周日晚上开盘时每桶上涨5至10美元。这也就意味着每加仑汽油的价格将上涨12至25美分。”

Seaport Global能源交易主管罗伯托·弗兰德兰德(Roberto Friendlander)也认为,油价可能上涨10美元。“如果只是几天的影响,可能是3到5美元,”他说。

IAF Advisors研究主管凯尔·库珀(Kyle Cooper)表示,“考虑到对沙特设施进行直接打击的可能影响,我猜至少要涨5美元,而实际情况可能还要高得多的多。”

由于周末市场休市,目前全球油价尚未受到直接影响。周末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纽约商品交易所10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54.85美元,1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60.22美元。

按照几位分析师的判断,这相当于国际油价可能上涨5%-18%。

布盖格位于沙特阿美达兰(Dhahran)总部西南约37英里(约合60公里)处,是世界上最大原油稳定装置(oil stabilization plant) ,据估计每天可加工多达700万桶原油。作为比较,今年7月份沙特原油的日产量为965万桶。

“布盖格或许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处理设施,”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 负责人杰森·博尔多夫(Jason Bordoff)对路透社表示,“针锋相对的地区冲突升级让原油价格攀升的风险显著上升。”

Abqaiq油田被袭后的卫星图像。来源:Planet Labs

被袭击的另一处炼油厂胡赖斯目前每天的原油产量超过100万桶。沙特阿美称,胡赖斯油田的石油储量超过200亿桶。

“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创始主任凯姆兰·博哈里(Kamran Bokhari)对路透社表示:“这对沙特来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从没真正担心过他们的石油设施会遭到空中打击。”

袭击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美国将为沙特的国家安全和防卫给予支持。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发布新闻稿称,王储向特朗普保证,沙特“愿意并有能力面对和处理这种恐怖主义侵略”。

国际能源署则表示,他们正密切关注沙特阿拉伯的局势:“就当前而言,商业原油库存充足。”

被袭的布盖格石油加工厂附近实时图像。来源:推特

除了对石油价格造成影响以外,这次袭击还引发了分析人士对地区局势持续动荡的新一轮忧虑。在也门胡塞武装认领袭击事件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迅速指责伊朗为幕后黑手

“这是世界最大的原油中心处理站(CPF)之一,有关伊朗的冲突正以一种新的方式冲击世界,”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董事总经理凯文·布克(Kevin Book)说。他也指出,袭击事件对油价的影响取决于多久恢复。“如果需要三周,那么油价可能上涨10美元。”

Morningstar分析师桑迪·费尔登(Sandy Fielden)认为,稳定全球石油价格最“显而易见的短期解决方案是放弃对伊朗的制裁。但从政治上讲,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难以接受的。”他还表示,“最可怕的结果是沙特在也门将战争升级,然后整个海湾国家就会陷入混战。”

来自莱斯大学的中东能源问题专家詹姆斯·克兰(James Krane)则认为,最先受到影响的可能是亚洲国家:“亚洲国家面临的风险更大,因为它们是沙特石油的主要进口国,沙特80%的石油出口到东亚。” 

尽管沙特已经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及其原油生产设施,但分析师们此前就已指出,布盖格的设施易受破坏。顾问公司The Rapidan Energy Group曾在今年5月警告称,“一次成功的袭击事件可能导致绝大多数沙特的生产和几乎所有闲置设施的生产陷入混乱”。

在1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大宗商品战略主管海利马·克劳福特(Helima Croft)指出,尽管沙特阿美的高管暗示原油出口在未来几天就可恢复,但“没有迹象显示这是‘一次性事件’,也没有迹象显示得到了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会放弃继续袭击沙特的设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34

相关文章